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7-170)

第一百六十七章

  走在林间小路上,我也在思考自己今晚怎么办,这么大的风,船家会出船么?
而且还这么晚,一会给船家打个电话问问吧,实在不行,只能在这个小岛的度假
树找家旅店住下了。想想自已今晚的遭遇,不由得摇头苦笑。

  只是我刚走出树林。快要走到电力站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父亲和小颖的
身影。我赶紧躲到了旁边的杂草当中,还好发现的及对,反应够快,要不然被父
亲和小颖发现就糟了。我身上的黑色衣服在夜晚给我提供了最好的视觉掩护,我
透过杂草丛看着父亲和小颖。

  远远的只见小颖和父亲一直拉扯着,似乎还在说着什么话,由於我处在下风
向,还是听到了几句话语,「放开我,你别拉我……」「你冷静点,现在坐船很
危险……」

  为了能够清晰听到到父亲和小颖俩人的话语,我匍匐在草地里开始爬行前进,
还好这里的草地移厚,基本不会弄髒自己的身体,也不会伤到自己。我在草地上
小心的爬着,大风吹动草丛的声音给我提供了最好的掩护。随着距离父亲和小颖
越来越近,俩人的话语也开始渐渐的清晰起来。

  「你要还当自已是我的公爹,你就放开我,我今晚一定要回去……」只见小
颖不断拉扯自己的手,想把手从父亲的手中扯出来,清风吹过,掀起小颖此时已
经散乱的长发。只见她此时很坚决,似乎还是很生气。

  「小颖,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你就别走了。你放心,
今晚你睡一间卧室,我睡另一间,绝不越雷池一步。好不好?」父亲死死的拉着
小颖,苦口婆心的劝道。此时的冷风已经让酒醉的俩人稍微清醒了- 些。通过父
亲的话语,感觉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很真诚的。

  「呵呵,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么?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大骗
子,放开我,我今晚宁死也不呆在这……」小颖面带坚决的和父亲说道,看来今
晚父亲的强迫还有内射,让她心里很是愤怒。

  小颖的这句坚决的话语,无疑是急具震撼力的。只见父亲突然停住了身体,
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而小颖与他坚决的对视着。或许小颖是真的误会了父
亲的意思,当然只有父亲自己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小颖看到父亲的样子,感觉
到父亲的手松了,小颖赶紧把手从父亲的手中挣脱了出来。不过小颖看到父亲傻
傻的样子,知道刚刚口不择言可能伤到了父亲,小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微微的悔
意。

  「对不起,爸,话说重了。但是我今晚真的不能呆在这了,咱俩的事情到现
在,不能全部怪罪与任何一方,可以说咱俩都有责任吧。今晚的事情,就当做是
做一个告别吧。你就要结婚了,我真心的祝福你能晚年幸福。好妤的对待张阿姨。
以后你还是我的公公,希望咱们彼此尽快忘记这一切,一家人幸福美满。」小颖
减缓了语气,和父亲说道,像是在和父亲告别,也是在安慰她自己,但是我知道,
小颖的这些话语中,有一些言不由心,她的心中绝对没有她所说的这么淡定,有
一些隐晦的情感她还没有表达出来。如果不是我作为旁观者看到所有的一切,如
果不是看到小颖以前写过的那些日志,我绝对感受不到这么多小颖话语中别样的
情绪。

  父亲听到小颖的这些话语,知道一切都即将结束了,虽然他的心中或许早巳
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真正听到小颖这么说,而且真正要面对这一切的时候,父亲
还是痛苦的闭上了眼晴,身体开始徽微的颤抖,不知道是身体冷还是心冷。此时
的我,看不清楚父亲的眼角,但是听到父亲的呼吸,还有他颤动的嘴唇,我知道
父亲一定是忍住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父亲这个样子不是装可怜,而是他内心
的真实情感,至少他的这样悲伤的表情是装不出来,没有丝毫的做作。他作为一
个长辈,在晚辈面前哭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但是此时的父亲,无法压制这一切。

  我看不清父亲的样子,但是小颖却可以,她看到父亲的样子,知道她已经深
深的伤害了父亲的心,但是她坚定咬了咬嘴唇,之后咬牙狠心转过了身体,背对
看父亲。作为旁观者的我,清楚的看到转过身子的小颖,用手隐晦的抹了抹眼睛。
父亲对於俩人的情感不舍,小颖又怎么会表现的那么洒脱呢?只是她狠心的拒绝
了这一切,想要彻底结束这一切。

  小颖轻轻的迈动步子向大门走去,只是她走的很缓慢,似乎不再像刚才那样,
走的那么快,走的那么坚决。看到小颖的步伐和背影,我感觉到了小颖的心中没
有刚刚表现的那么坚决,步伐中透露着一丝犹豫,而且小颖的肩跨也在徽微的颤
抖着,我看到小颖的背影,知道她也无声的抽泣了起来。

  而父亲老泪纵横的看着小颖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小颖不要冒险,父亲
抹了抹眼睛有些束手无策,但是肢体动作透露着他内心的焦急,最后他不知道决
定了什么,突然眼带坚决。

  「咚……」只听到一声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我和小颖不由得同时把头转向
了父亲的方向。只见眼前的一切让我和小颖都惊呆了。只见年迈的父亲,不顾身
份的跪在了地上,低头抹着眼泪,不知到为了什么,而他跪着的方向,正对着小
颖的背影。

  「爸,你干什么?」只见小颖短短楞了一下之后,就赶紧跑回来准备扶起父
亲,只是小颖苗象纤细的娇躯,怎么能扶起父亲的身体呢。只能用带着泪痕的表
情问着父亲。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我差点从草丛中站起身子来,父亲是在向小颖赔罪么?
只是这样的赔罪方式未免有些太过了吧?会不会是父亲故意虚假的做这一切?如
果父亲故意这么做,想挽回小颖的心,那么我心目中的父亲未免太虚伪可怕了-
些。想到这些,我对父亲突然陌生了许多,似乎感觉到父亲的可怕,因为我绝对
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不顾身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挽留小颖。

  「小颖,求你,千万别走。我不让你走,不是还有其他的企图,真的是因为
现在根本没法出船,如果你强行要走,我可以出船带你,只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我的命无所谓,但是万一你有什么事情,我该拿什么来赎罪啊?相信我的经验,
我求你,手万不要冒险。」父亲蜷着腿求着小颖,听到这些,我不由得松了- 口
气,原来如此。父亲是担心小颖会有危险,所以才出此下策,刚刚他劝了小颖很
久,但是小颖根本不听劝,逼的父亲实在没有办法,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
式来规劝小颖。

  父亲的想法是对,夜晚能见度差,还有这么猛烈的江风,过江的小船都很小。
在这种情况下出船,小船在江面上和一片树叶差不多,所以我没有怀疑父亲说的
话,而且刚刚父亲突然只穿着裤衩就沖出来阻拦小颖,也是因为这一切。

  「我说的话完全是真心话,绝对没有其他的目的,请你相信我……我不想你
有任诃的危险……」无论小颖怎么扶,父亲就是不起来。

  「好好好,我相信你,我不走了,你先起来好不好?」小颖扶不起父亲,顿
时手足无措,一个长辈向自己下跪,她感觉到非常突然,打乱了她的思绪。为了
让父亲赶紧起身,她顾不得其他的,只能赶紧答应父亲。反正今晚我出差,小颖
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呼……」听到小颖终於答应了下来,父亲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小
颖的搀扶下,父亲慢慢的起身。

  「诶呦……」父亲刚刚站起来,就一个踉跄,只见父亲刚刚跪的太猛,而且
还跪了这么久,父亲的两个膝盖红红的,岁数大了,骨质本来就不好,刚刚这一
下让父亲痛的不轻。父亲一个踉跄。小颖赶紧扶住了父亲。由於俩人面对面站着,
父亲一个踉跄前扑,结果就扑在了小颖的身上,而小颖又主动上前扶住父亲,俩
人就这么巧合般的无意中拥抱在了一起。

  我在风声的掩护下,再次向前爬了一段距离,这个位置能看到父亲和小颖俩
人的侧面。只间突然拥抱在一起的俩人,突然楞了一下,看的出来,彼此都是无
意的,但是却巧合的发生了这一切。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只有晃动的草丛、滔滔的江水和冷冽的风声,预示
着时间还在慢慢的流失。俩人抱在一起,谁也没有拒绝谁,谁也没有推开谁,就
那么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俩人心中埋藏许久的情绪似乎要在这一刻发泄,
父亲对於小颖的爱恋,小颖对於父亲的不舍,还有刚刚父亲舍身下跪求她规避危
险的感动,在这一刻,通过彼此身体的触感,全部发泄了出来。

  俩人的身体越搂越紧,最后头部靠在彼此的肩膀上。双手环抱着彼此的后背。
此时俩人没有任何的言语和声音,只有彼此的身体接融传递着彼此内心的情感,
或许这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小颖,我真的舍不得你……我虽然一直没有对你说爱这个字,但是你却是
我……因为我不敢说爱,也没有资格说爱,只能埋在心里,只是我现在不说就没
有机会了。我不会破坏你和锦程的感情,也不可能这么做,但是我知道一切都要
结束了,现在我只对你说一次,以后就永远藏在心里。」父亲突然对小颖吐露了
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那三个字,但是我知道是我爱你三个字,但是父亲到现在
也没有勇气说出来,似乎也是心中的那份伦理道德让他永远说不出来,但是他却
在最后这一晚对小颖表达了出来,也算了却心中的遗憾。

  「我知道,但是我的爱只属於锦程,我除了关爱,我不能给你任何的爱。来
生吧……或许……可能……其实我们从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一个让人沉醉却又
心痛无比的错误……」小颖把头埋在父亲的肩膀上,喃喃的说道,最后一句话让
我心里泛酸,不知道是小颖在安慰父亲还是她内心的真心话。

  「爸,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不,你是一个好女人,环的人是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和公公,一切
错都在我,如果咱们都死去了,我希望你能上天堂,让我来下地狱,一切的惩罚
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父亲说着肉麻的情话,无意中仿佛一点点摧毁了小颖

内心坚决的防